第四十六週 -- 感冒了  

這是他們最後一張合照,一個月後,吉利走了。

先用這張有我媽粗魯的腳頂著,後天再到辦公室換一張把我媽修掉的圖 :P

 

 

2006 年 2月 ,你剛滿月就來我們家,我們好開心。

哥哥照顧你整晚,聽說你一直叫睡不好。這也難怪,剛出生一個月就得離開媽媽,姊姊我現在想起來還真不忍心。

過年回家看到你,我好久沒有摸到這麼小的狗狗了;開心的跟你玩,玩到我都不想回台北上班了說。

[mood]離開你100天

我就是喜歡這樣欺負你 >/////<

 

[mood]離開你100天  

可是你真的好可愛呀!! 我的心都融化了 :)

 

這一年偏偏我很少回家,假日都奉獻給 WOW (默)

這中間你的耳朵變成這樣子,我一直跟媽說你長歪了啦....

[mood]離開你100天  

 

幸好,你後來還是很可愛的

譬如被我弄成這樣

[mood]離開你100天  

 

被哥哥弄成這樣

[mood]離開你100天  

 

約莫在你兩三歲的時候,媽媽說你的肝指數破千,可能活不久。在爸媽一直帶你看醫生、花錢買藥的情況下,終於把你給救回來。

吉利呀,你半夜都不睡覺,在客廳走來走去嗎? 不然怎麼會肝指數破千呢?在這之後,總是聽到你肝指數又上升,又在吃肝藥。

我們開始過著一天有你就是賺到的感覺。

 

2009 年,生日那天在嘉義當伴娘後,就特地回台南找你一起過生日。

咱們一樣屬狗,一樣一月壽星的魔羯座,一定要回去跟你過一下生日的。

你知道什麼叫做過生日嗎? 就是我們又多了一歲唷。

[mood]離開你100天  

 

每次回家的時候都很開心的跟你玩、搶東西、你咬我我抓住你,你追我跑或是我跑你追超激烈的遊戲,直到兩年前我懷孕,怕傷到肚子中的寶寶,便不敢再這樣跟你玩。

擔心你會心理沒辦法調適,每次都把你抓來把頭壓在我的肚子上,跟你說有妹妹要來我們家報到了唷,你要當舅舅了唷,所以姊姊不能再這樣跟你玩了唷;只是,你真的有聽懂嗎?

 

去年妹妹出生,我回家坐月子;霎那間,你可能有失落吃醋兼失寵的感覺。本來全心全意照顧你的媽媽,要忙著哄妹妹,還要煮東西給我吃。

這期間唯一的好處,就是你可以吃我滴雞精後沒用到的雞肉,你跟我一起坐月子呀 ^_^

妹妹一哭,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。連你要靠近妹妹,母性很強的我一直跟媽媽說不可以,怕你一有什麼動作我就會來不及保護妹妹。

現在想起來對你感到很不捨,但也沒辦法,假設時光倒流,我還是會採取一樣的做法。

姊姊我心裡可是一直想著,等妹妹大一點要跟你玩時,就要麻煩你多擔待點,妹妹可能會很大力的扯你拉你的短短短毛或耳朵尾巴,她不是故意的唷。

還好後半年,你開始接受妹妹,願意跟她玩,聽到她笑你也很開心的搖尾巴,看到你開心我也感到超級開心。

 

今年生日我就沒特別回家,但是播了電話回去,順便跟媽閒聊說她有沒有準備生日禮物給你;媽說你可能活不久了,我心裡大驚,雖然我們老是把你活不久這件事情掛在嘴邊,但是來的時候還是不太能接受。

媽說你的膽道阻塞,這次不知道能撐多久。「過年回去還在嗎?」我問。「應該可以吧」媽這樣回答。

 

2013/01/21 早上,看到媽在 facebook 上寫著「謝謝你陪我這段時間」。我在上面回「吉利等我回家!」,媽回了「可能沒辦法」。

立刻播了電話回家,媽說你早上出院,現在在家跌跌撞撞,好像看不到路了。為什麼?為什麼你去住院的事情沒有人跟我說。

心慌了,一直拿捏不定到底該不該請假,為了一隻狗請假好像很可笑,可是你是我的家人阿!

老公一聽到就說「你要回家就快回家吧,媽那邊我會跟她說,今天我會早點回家照顧妹妹」

下午抱著忐忑的心情跟主管說,主管准我假。雖然媽一直叫我不要回家,她心裡也知道我應該會馬上搭高鐵回家。

這段時間,我一直偷偷的滴淚......  原本以為準備好了,真正來的時候還是受不了。

 

傍晚快五點到家,我看到你躺在地上,兩眼無神。我語塞,沒辦法叫你的名字,只能先摸摸你。

媽帶著哽咽的聲音說「吉利呀,姊姊回來看你了。」

我對吉利說著「吉利呀,姊姊回來看你囉。不要怕喔,深呼吸,很快就會過去了。」

這句話,不知道是對著吉利說還是對著自己說。

由於爸爸認為在輪迴說裡,不應該送吉利去安樂死,這樣對他下輩子會比較好;我一邊陪伴著吉利,一邊怪爸爸的狠心,卻又擔心如果爸說的是真的,那吉利下輩子還要再受這輩子未償還的苦,這樣也太不乾脆,至少現在還有我們陪伴著他。

晚上快九點,哥哥(AKA我弟)回家了,志翰說早上出門吉利還好好的,並不知道吉利快不行了。這時全家聚在一起陪伴吉利,我們開始討論後事。

九點半,我抽空打電話給老公,順便詢問臭屁恩的狀況,畢竟這是我第一次不在臭屁恩的身邊過夜。

電話說掰掰之後三秒,聽到媽媽說了一句

「走了。」

 

 

我下樓,摸了摸吉利,說,在那邊要跟大家好好相處喔。

 

寂然。

 

一股臭味襲來,我們笑了。吉利呀,你都走了,還留一口屁來薰大家嗎。

 

我轉身上樓,打電話給寵物檳葬業者處理後事,並開始收拾東西。

 

 

【以下段落請斟酌閱讀】

在陪伴的這段期間,我深深的體會的生命在終點時是怎麼樣的呈現,也知道為什麼當狗狗要死掉的時候,會選擇遠離群眾。

一來是因為對團體會造成負擔,二來,身體機能已經慢慢的萎縮,瞳孔放大、失明,四肢僵直,發抖,嘴巴開始合不起來,嘴角開始流口水,小便開始失禁,最後流出血便。

每一次的疼痛都是極大的負擔,吉利好幾次都痛到整個筋攣,不知道是該放手,還是要壓住他才會好過一點;在每一次看他喘不過氣的時候,會希望到此為止。

每每看到他這樣,就覺得,若真的要走,也不是那麼輕鬆。那一口氣,總是嚥不下去。

志翰說,在吉利最後一口氣的時候,是還會想要咬著毯子減輕痛苦。

動物的生命到盡頭就是如此,著實上了一課。謝謝你,吉利,用你的生命讓我上了寶貴的一課。

 

 

【後記】

我沒什麼哭,就在回家路上跟陪伴吉利時落幾滴淚,以為打完這篇會崩潰,不知道是已經接受事實,還是在壓抑情緒。

真怕自己有一天,會觸景傷情的,大哭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cemint 的頭像
icemint

My devil My angel

icemi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Nala
  • 吉利的任務完成了,
    雖然不能再陪著你們,但是他一定很開心這一輩子有很多人愛他!